“华人所信,众望所归! 关注华人生态,搭建商贸平台!”

当前位置:首页>>经贸信息>曹德旺:我们一定要警惕疫情后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

曹德旺:我们一定要警惕疫情后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

2020-04-13新京报记者采访了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。在曹德旺看来,疫后各国着手构建更独立、完整、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,或许逆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避免,并最终会成为定局。“但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独立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,全球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,全球产业链短期内不会,也无法和中国脱钩。”


新京报:此次疫情暴露了全球产业链太长的风险,疫情之后,全球产业链是否会发生变化?

曹德旺: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世界各国立足于全球化并从中获益,每个国家的产业链都无法独善其身,必须嵌入到全球的产业链中。但这次疫情之后,各国的不信任度将增加。相信各个国家会对产业链政策做出一定的调整,各国着手构建更独立、完整、安全的产业链会是一个趋势。在全球产业链被简化的趋势下,会出现逆全球化的阴影。或许逆全球化的趋势不可避免,并最终会成为定局,但逆全球化会给各国巨大的伤害,对全球经济也是巨大的灾难。

新京报:现在很多人在讨论,全球产业链是否会加速和中国脱钩?

曹德旺:在疫情后,各国都想建立独立完整的产业链,全球产业链会被简化。疫情后,全球产业链会减少对中国的依赖,我们一定要警惕全球产业链去中国化。

不过,在短期内各个国家很难构造出独立的产业链和工业体系,全球产业链也难以在短期内发生逆转性的变化。有的国家有构造独立产业链的能力,有的国家却没有这个能力。即使是美国、欧洲的发达国家,想要在疫后形成独立完整的产业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在过去的几十年中,美国、欧洲很多发达国家一直实行去工业的政策,大力发展虚拟经济,现在看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已经被去的差不多了,很多产业已经断代。如果要重新恢复制造业,形成独立的产业链体系,有很大的难度——第一缺乏进行产业投资的人、缺老板。无论日本、韩国,还是欧美,很多制造业企业的二代不愿意接班经营工厂、做制造业,更愿意去做互联网、金融等虚拟经济;第二缺乏劳动力,去工业化导致年轻人去从事了金融、房地产等行业,制造业缺乏年轻的工人。在美国、欧洲,最便宜的是电、天然气等能源资源,最贵的就是劳工成本,发达国家的劳动成本高于中国。第三缺乏管理人员;第四缺乏资金。此外,工会制度的存在,劳资双方的紧张阻碍了美国、欧洲制造业发展,这一难题很难处理。这是因为两党竞选机制与竞选纲领是劳资关系紧张的主要根源,这一问题短期内无法解决。

现在一些产业链往东南亚转移,但是现在的东南亚就像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一样,基础设施很差——道路很差导致交通物流不畅,水电的供应也经常不稳定,而且要到另外一个地区重新设立一个工厂要至少两三年的时间,这些都是企业要考虑到的成本。

从中国的社会经济环境看,中国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,中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相互交叉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全球供应链和产业链和中国脱钩的话,对双方都会带来巨大的伤害。而且,现在放眼全世界,从俄罗斯、日本、韩国,再到欧洲、美国,全世界只有我们勤劳的中国工人还在认真做事。

因此,在短期内,全球产业链很难找到替代中国的经济体或者解决办法,全球产业链无法、不会与中国脱钩。同时,我们也必须反省,随着劳动力成本的升高、贸易摩擦等因素影响,中国制造业的成本在上升,中国制造正在国际上失去原有的竞争力,出现了产业链向东南亚转移的现象。

制造业竞争力的下降,会引起国家竞争力的下降,这必须引起我们全体中国人的反省。

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实习生 赵方园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陈荻雁

点击量:152